Tag Archives: 历史

两本书

最近看完了两本书:《怪诞行为学》和《一个都不正经》。前一本是通俗的经济学读物,后一本则是八卦历史的厕所读物。

《怪诞行为学》在前十二个章节,通过具体生动的例子和科学可靠的实验,向读者展示了人们在日常生活中的种种非理性行为。虽然有些行为一经道明就显得愚不可及,但事实是:书中的实例在我们大多数人身上都或多或少出现过。作者并不只是观察到并指出这些现象——本书的最大亮点就是,作者和他的合作者们设计了精巧的实验,科学的验证了他们的种种假设。我在读书的时候常常为他们的实验设计而叫绝。隔行如隔山,我以前从未想过经济学和社会学命题也可以通过实验来得到精确的结论。在此基础上,作者(译者)还用浅显易懂的语言说明了这些非理性行为发生的原因。
《怪诞行为学》的作者丹·艾瑞里(Dan Ariely)是杜克大学的心理学和行为经济学教授,也曾在麻省理工学院等机构做相关方向的研究。本书即可认为是向大众介绍他的行为经济学研究成果的通俗读物。
行为经济学是针对传统经济学理论在现实生活中所遇到的一些困难而提出。就我的理解简单的说,传统经济学的一个基本观点是认为经济活动的参与各方都具有完全的理性,能够正确的分析经济行为对自己的利害,并在此基础上做出最有利于自己的选择。而行为经济学则认为大多数人(包括所谓华尔街精英)在经济活动中经常会做出非理性的选择。因此我们在参与经济活动之时有必要了解自身的弱点,对可能存在的非理性行为提前防范。
我没有因为阅读这本书而觉得传统经济学有多糟糕。基于一定完美假设而建立的理论模型使大量的理论研究成为可能。这在自然科学领域也很常见。但行为经济学无疑是其在现实环境中的一个重要补充,将“人”的非理性因素包括在经济决策的考虑之内。
这是一本值得看的书,尤其应推荐作者的研究方法。关于丹·艾瑞里和行为经济学的更多资料,请去前文中链接的Wikipedia自取。

《一个都不正经》的作者是为杜蕾斯设计各种华丽丽广告的著名平面设计师张发财。张老师是历史八卦爱好者。本书是张老师在某微博上诸多历史八卦的合集,是极佳的厕所历史读物。在方便之余,本书也有助于了解更多中国历史人物和时间。“中国历史”在主流媒体上出现往往是穿着“文明古国”“源远流长”的各种马甲,除了不真实,也显得冰冷冷不近人情。张老师的八卦则将历史人物和事件还愿生动鲜活。而据作者所说,书中八卦各有出处,并非胡诌。我在看书中的段子之时,往往会有想找出相关史书一阅的冲动。

开始翻这两本书已经是春天的事情了。现在看书越发慢,记忆力越发差了。

像中国人那样

我时常被问及这样的问题:纯科学与应用科学究竟哪个对世界更重要。为了应用科学,科学必须存在。假如我们停止科学的进步而只留意科学的的应用,我们很快就会退化成中国人那样,多少代人以来他们都没有什么进步,因为他们只满足于科学的应用,却从来没有追问过他们所做事情中的原理。这些原理就构成了纯科学。中国人知道火药的应用已经若干世纪,如果他们用正确的方法探索其特殊应用的原理,他们就会获得众多应用的同时发展出化学,甚至物理学。因为只满足于火药能爆炸的事实,而没有寻根问底,中国人已经远远落后于世界进步,以至于我们现在只将这个所有民族中最古老、人口最多的民族当成野蛮人。

《为纯科学呼吁》 H. A. Rowland 1883

功利主义和谋士文化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特色,并仍在贻害当代社会。真正的科学在中国并没有“群众基础”,无以发展。

无题

80年代时,我们都以为东德还会存在很长时间,自己是看不到它终结的那一天了。

历史的转向通常难以预料。

东德这个话题会一直伴随着我们。每一代人都会提出自己的问题。就像我们直到今天还在反思纳粹的问题一样,东德也是德国历史的一部分,我们将永远无法彻底封存这段历史。

中国广大民众谈及历史上的骄傲时,无论事出哪一朝,哪一族,自己都似乎与有荣焉;而当谈及那些灰色记忆和现实,又似乎都是别人的责任,不是睿智道德如“我”所该担负的了。
引语出自《解密 – 东德秘密警察档案 》,某敏感词某期节目。

历史和它发出的声音

如果二百个民族中的一百九十九个都没有所谓“民族自尊心”这回事,而剩余的一个为此大声疾呼,那很可能说明这个民族历史上一直缺这种东西。
曾有未好友讲过这样的观点:中国历史中对“孝”字极为看重,这很可能反映了所谓“孝道”在中国一直都没有被很好的执行──如果“孝”真的是一种常态,有甚么必要,出于甚么动机才会特别为之著文赞美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