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美国

更社会

中国号称是社会主义,但是我所感受到的美国社会是比中国社会更社会的社会。相比中国,美国或许有更多极端的独立的甚至反社会的人群。但是对于大部分普通的美国人,成熟的社会让人难免依赖沉浸。最近越发反感Middle class中产阶级这个词,每次听到就会想到在Matrix中沉睡的人。工作,消费,社保,退休金,贷款,学区房,甚至潇洒的度假,每一件都牢牢的绑在社会中。中产阶级是社会最喜欢的人群,他们永远不会背叛社会。

相比之下中国的社会原始得多。不论是经济上还是精神上,仍然有很多人有更高的自给程度。

Settle

到这十多天了。
出发前后那几天应该记点什么的,不过是太忙乱。即便是在最后把租房交还给房东,彻底离开北京的时候,我也没能把所有事情搞定。总归是离开后,所有的事情会自然清楚。送一些东西给朋友;寄四个大邮包回家;有些书寄存在胡同学那;有些书和杂物暂存在公司,指望出差的同事帮我带。退房的时候,北京从一个家又变成了驿站。
我推着两个旅行箱,两个背包,从三藩机场出来的样子,该是像极了零四年初到北京,大包小裹的走出北京火车站时候。只是我不能像那时倔强的走路。
这是我第四次到加州,吃喝住行都各种习惯。连PA的office也和在北京的差不多熟悉。初来乍到,和以前认识的同事打招呼,也被介绍给新同事。在搞定车和住所之前,生活还远不能正常展开。就算开设银行账户或者正式入职,也要等到办好SSN才能够。好在已经在这几年的方同学多有照顾,住所已有着落,车子也有了眉目。必须条件解决后,真正把我自己安家落户的事情才好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