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给予

幸福和有意义的活着

开车回家的时候,广播中在讨论happiness幸福和meaningfulness有意义。其中有人介绍了一项调查:受调查者在幸福和有意义中选择一个来形容自己的生活,然后提供一些能否反映他们性格和习惯的信息。对调查结果的分析表明认为自己生活幸福的人更多的是“taker”,索取者,而感觉自己生活有意义的人则通常是“giver”,给予者。

我觉得giver的生活并不是真正meanningful有意义。giver追求的只是一种特别的happiness,一种为了别人的happieness而happy的happiness。即便这可以算是meaningful,也只是meaningfulness的一种主观的特殊形式。我还有另一种不好的考虑:因为meaningfulness难于获得,giver索性彻底放弃了对其的追求,而通过give把责任推给了taker——giver假定taker的生活可以有真正的意义,以使得自己的生活显得有意义起来(想下中国文化下的很多父母亲)。

所以meaningfulness可能不在give这种关系中,还得别处努力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