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社会

更社会

中国号称是社会主义,但是我所感受到的美国社会是比中国社会更社会的社会。相比中国,美国或许有更多极端的独立的甚至反社会的人群。但是对于大部分普通的美国人,成熟的社会让人难免依赖沉浸。最近越发反感Middle class中产阶级这个词,每次听到就会想到在Matrix中沉睡的人。工作,消费,社保,退休金,贷款,学区房,甚至潇洒的度假,每一件都牢牢的绑在社会中。中产阶级是社会最喜欢的人群,他们永远不会背叛社会。

相比之下中国的社会原始得多。不论是经济上还是精神上,仍然有很多人有更高的自给程度。

中和位育

今年读完的第一本书是《中国现代思想史上的潘光旦》。作者吕文浩,“研究潘光旦多年”,另著有《潘光旦图传》。
潘光旦是后五四时期的学术大家。他有生物学等自然科学基础,以优生学、性心理学为专攻,并以立足本专业的特别视角积极参与当时的各种社会思潮中,成为有影响力的社会思想家。他在当年提出的关于民族、文化和婚姻家庭的问题,大多时至今日仍困扰国人。而他当年的很多见解,在当今社会仍有适用的价值。
《中国现代思想史上的潘光旦》通过介绍潘光旦的家世与求学经历,揭示了其思想的形成过程。其后书中分别用一个章节介绍了潘光旦在社会学、民族观、婚姻家庭、性文化和中西文化观等方面的观点。在介绍这些观点的同时,作者也分析了每一种观点形成的因由、转变,以及潘光旦在此方面与当时学界的对话。作者取材丰富,无论是潘先生本人的著作、言论、信件,还是相关人、事史料都广有征引。
此书为介绍潘光旦在中国现代思想史各方面的地位和影响,而非潘先生本人的传记,所以书中除家世求学部分之外,大部分内容是围绕各个思想方面展开,而不按时间组织。书中少有潘先生本人的轶事,也少有其整体思想在各个历史时期,尤其是四九年以后的变迁。对此有兴趣者应去其它书中寻找了。

下一本书是《美国的迷茫——重寻托克维尔的足迹》。这本书曾在两年前开始看过,却没能读下去。此时身在美国,希望读起来有更多体会吧。零九年左右我开始有在书中夹票据,明信片等物件的习惯。此次在《美国的迷茫》中除了找到零九年春天去Winchester Mystery House的一张门票,还有两张一零年八月《唐山大地震》的影票。只是我怎么也记不得那时候和我同去的人是谁了。

工业化与人格

他认为工业化的过分发展,提高了一般人物质生活的程度,但是,这种机械的、集体分工合作的社会组织方式却把人格零星化了,不停地推动着每个人忙于负责其中很小的一部分,这样,人先是成为机器的奴隶,接着成为制度的奴隶,接着成为社会的奴隶,这样一个个畸零的个人在第四步最终成为政治的奴隶,甘心供政治野心家的驱策而不自知。推源溯始,工业化在其中扮演的是一个清宫除道的乃至推波助澜的角色

《中国现代思想史上的潘光旦》

血統

許多文化迥異的民族在對女性性自由持保守態度這一點上很相似可歸因于雄性生物在保持血統純正性上的自然缺陷。
人們通常把提供性服務的行徑稱為“出賣肉體”並極盡譴責,可見肉體之於人類的高貴。相比之下精神就沒那麼要緊了,它每天都被有意無意的賤賣著。

剛讀完了《潘达雷昂上尉与劳军女郎》。這是一本在寫作手法上與我以往讀過的任何書都不同的書,更像是電影劇本。其作者略薩今年剛剛贏得諾貝爾文學獎。書讀的比較草率未必能得見作者所有的傳達,所以上面只是借機把我早有所想記下,並非和此書有甚麼關係。

语言毁灭世界

言有尽,意方无穷。
语言高效的传达经过概括/抽象/压缩/…的真相。
因为压缩的关系,语言有时候没有能力分辨出微末差别。
被语言同化表达的真相,有被语言引导而同化的倾向。
此时代,爆炸般膨胀的信息通过语言和文字传播。
真相在其中沉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