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潘光旦

中和位育

今年读完的第一本书是《中国现代思想史上的潘光旦》。作者吕文浩,“研究潘光旦多年”,另著有《潘光旦图传》。
潘光旦是后五四时期的学术大家。他有生物学等自然科学基础,以优生学、性心理学为专攻,并以立足本专业的特别视角积极参与当时的各种社会思潮中,成为有影响力的社会思想家。他在当年提出的关于民族、文化和婚姻家庭的问题,大多时至今日仍困扰国人。而他当年的很多见解,在当今社会仍有适用的价值。
《中国现代思想史上的潘光旦》通过介绍潘光旦的家世与求学经历,揭示了其思想的形成过程。其后书中分别用一个章节介绍了潘光旦在社会学、民族观、婚姻家庭、性文化和中西文化观等方面的观点。在介绍这些观点的同时,作者也分析了每一种观点形成的因由、转变,以及潘光旦在此方面与当时学界的对话。作者取材丰富,无论是潘先生本人的著作、言论、信件,还是相关人、事史料都广有征引。
此书为介绍潘光旦在中国现代思想史各方面的地位和影响,而非潘先生本人的传记,所以书中除家世求学部分之外,大部分内容是围绕各个思想方面展开,而不按时间组织。书中少有潘先生本人的轶事,也少有其整体思想在各个历史时期,尤其是四九年以后的变迁。对此有兴趣者应去其它书中寻找了。

下一本书是《美国的迷茫——重寻托克维尔的足迹》。这本书曾在两年前开始看过,却没能读下去。此时身在美国,希望读起来有更多体会吧。零九年左右我开始有在书中夹票据,明信片等物件的习惯。此次在《美国的迷茫》中除了找到零九年春天去Winchester Mystery House的一张门票,还有两张一零年八月《唐山大地震》的影票。只是我怎么也记不得那时候和我同去的人是谁了。

关于中国人的自私

社会品行的六个方面是明氏描述得有声有色的一部分,也是中国读者最容易发生反感的部分:(1)关于“有私无公”,指的是中国人的自私自利。(2)关于“无恻隐之心”,指的是中国人缺乏同情心,对于残废的人、心理上有缺陷的人、遇难的人、陌路生人、妇孺以至于牲畜都表现出同情心的缺乏⋯⋯

亨廷顿用自然淘汰和人口移植的原则来解释中国民族性,特别注重中国历史上的灾荒对于民族品性所起到的选择作用。他的作品比前人叙述更详细,推论更周密。他认为,中国历史上的水旱灾荒不数年便有一次,而且常常连年发生,殃及的地方甚广。中国历史上严重灾荒的频仍发生对于中国民族性有极大影响。有过灾荒经验而仍然生存下来并留有子嗣的人,多为自私自利且可能是毫无情意的人(卖儿鬻女即是一例),心肠软而不够自私自利的人反而被淘汰选择,这些消极的品性通过婚姻、生育发生作用,对中国民族性造成了不可磨灭的影响。

西南联大时期的学生,后来在美国研究中国史的著名学者刘广京先生,在20世纪末温习他在大学时代熟读的两部书,其中一部便是潘光旦译述的《自然淘汰与中华民族性》,他特别关注亨廷顿与潘光旦对中国国民性货民族性的探讨,认为“我想凡注意中国文化建设的人都应该注意到”。但对于自私自利等品性是否可经血统遗传,他认为需要生物学家考察,不敢轻信

《中国现代思想史上的潘光旦》

我早前曾有些自然环境影响历史、文化发展进而影响民族性的感性认识。这些模糊的认识在读《枪炮、病菌与钢铁》时得到了丰富的印证。此时读的这本书也让我在此方面受益匪浅。
关于引文中粗体部分:不论生物学方面结论如何,即自私自利的品性是否可遗传,这些品性都会通过有过灾荒经验的人(包括在灾荒中没有表现出自私自利的人)对子嗣的教育得到传承。

工业化与人格

他认为工业化的过分发展,提高了一般人物质生活的程度,但是,这种机械的、集体分工合作的社会组织方式却把人格零星化了,不停地推动着每个人忙于负责其中很小的一部分,这样,人先是成为机器的奴隶,接着成为制度的奴隶,接着成为社会的奴隶,这样一个个畸零的个人在第四步最终成为政治的奴隶,甘心供政治野心家的驱策而不自知。推源溯始,工业化在其中扮演的是一个清宫除道的乃至推波助澜的角色

《中国现代思想史上的潘光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