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汉族

在存在者的这一侧,只有存在才是王道

大到物种,小到民族甚至个体价值取向的原动力其实相当简单,就是“现存的基因中使“他们能够存于现世”的那一部分特征”,这个微观动力在宏观上有个目标比 如说民族不至于灭亡。那为了实现这个目标并非一定要通过什么合理的社会制度。汉族人已经证明了,凭借良好的生育力和耐受力,我们经历了人类历史上最久的 “坏”制度而仍然达到了最优的繁衍效果,这使得我相信,即便社会制度保持这样令人抱怨不变,汉族也能“永远 屹立/或者趴 在世界的东方”。而在一个长久的时间跨度上,只有保持存在才是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