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写作

意足语妙

词忌用替代字。美成《解语花》之“桂华流瓦”,境界极妙,惜以“桂华”二字代“月”耳。梦窗以下,则用代字更多。其所以然者,非意不足,则语不妙也。盖意足则不暇代,语妙则不必代。此少游之“小楼连苑,绣毂雕鞍”所以为东坡所讥也。

── 王国维 《人间词话》

《慢》正是用这种“简约的散文”写成的。书里这种散文是最直接,最不花哨,同时也是最柔软,尤其是最精确的法语散文。作者的个性和“签名”鲜明夺目,丝毫不见逊色。不管怎样,这还是昆德拉,《生活在别处》或《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的读者,在这部书里读到的依然是熟悉的昆德拉风格和修辞。这种散文之美──不论是译成法语还是直接用法语写的──首先在于它谦逊,它拒绝自我欣赏,也就是说它不追求表面效果,而是最大程度配合全局氛围和出场人物,因为首先是人物以及他们的姿态、生存和关系中的“数学”因素,组成小说的真正材质。在这些条件下,语言与文字(一切当然通过它们发生的)从某种意义来说必须回避,让人遗忘,因为正是由于这样遗忘,这样避开读者的欣赏,它们才能充分实现自己的价值,达到这个最高品质:恰到好处。

── 弗朗索瓦·里卡尔|François Ricard 《没有一句正经话的小说》

为人亦当如此。

另见相关趣文《金粉味道的奢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