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定各民族命运的

决定各民族命运的是他们的性格,而不是他们的政府。

尽管道理是这样的,但民众认识不到这一点。他们将不满归结于某种制度,又将希望寄托于某种制度,就像对待圣人的遗骨一样对待未实行的制度,赋予这些制度以创造幸福的超自然力量
就这样,各种幻想和新词汇反复地对群众的头脑造成冲击,尤其是后者,它们对于民众的影响力,和它们的荒诞同样强大。
正因为如此,为强行建立某些制度而进行的血腥战争和暴力革命一直都在发生,而且还会继续发生下去,看不到一丝停止的迹象。

古斯塔夫·勒庞《乌合之众》

我们可能还在“将希望寄托于某个人(神)”与“将希望寄托于某种制度”的历史边界上。命运堪虞。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