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财酱牛肉

用电饭煲做酱牛肉:牛腱肉切割成拳头大小,加手指长葱段两条,八角六颗,冰糖少许,鲜桔子皮两片,铁观音茶一勺,花椒适量。老抽淹没牛肉(千万不要加水).以焖饭的模式烹煮。半个小时左右就可出锅。味道奇佳。我经常这么做,各位可以试试。

张发财

决定各民族命运的

决定各民族命运的是他们的性格,而不是他们的政府。

尽管道理是这样的,但民众认识不到这一点。他们将不满归结于某种制度,又将希望寄托于某种制度,就像对待圣人的遗骨一样对待未实行的制度,赋予这些制度以创造幸福的超自然力量
就这样,各种幻想和新词汇反复地对群众的头脑造成冲击,尤其是后者,它们对于民众的影响力,和它们的荒诞同样强大。
正因为如此,为强行建立某些制度而进行的血腥战争和暴力革命一直都在发生,而且还会继续发生下去,看不到一丝停止的迹象。

古斯塔夫·勒庞《乌合之众》

我们可能还在“将希望寄托于某个人(神)”与“将希望寄托于某种制度”的历史边界上。命运堪虞。

道德问题

易中天在讲谯周劝后主降魏时评论,很多历史事件的背后是政治问题,而不是当事者的道德问题。把政治问题当作道德问题来评价历史事件和人物是肤浅的。

我同意他的说法。我还觉得国人总体上有把任何问题归结到道德问题的习惯。

为什么足球在美国不流行?

其实足球在美国有一点点流行,尤其在各种移民群体中,毕竟在世界范围内足球仍然是最流行的运动。但是相比橄榄球,棒球,冰球和篮球,足球在美国就显得没有那么流行了。

不知道前人有否认尝试解释这个问题。前些日子看NFC橄榄球决赛时我偶然想到了一个很简单的答案。足球的规则实在是太不适合插入广告了。粗略估计一场篮球比赛至少可以提供30分钟的高质量广告时间。所谓高质量,我是指短广告穿插在比赛中,观众通常不会换台。棒球和橄榄球的情况类似,应该不是巧合。而足球就差得远了,全场只有赛前,中场休息和赛后三个电视广告时间,质量都不高。

为什么没有广告时间会解释足球不流行?没有广告就没有人赚钱;没有人赚钱就没有人推广这个项目;没有人推广,民众的喜好程度不会受到推动。再其它流行运动项目在媒体上扑天盖地的情况下,此长彼消,民众对足球的喜好自然就比通常水平下降了。这在开始可能是个相对简单的经济问题,久而久之就形成了文化影响。

更社会

中国号称是社会主义,但是我所感受到的美国社会是比中国社会更社会的社会。相比中国,美国或许有更多极端的独立的甚至反社会的人群。但是对于大部分普通的美国人,成熟的社会让人难免依赖沉浸。最近越发反感Middle class中产阶级这个词,每次听到就会想到在Matrix中沉睡的人。工作,消费,社保,退休金,贷款,学区房,甚至潇洒的度假,每一件都牢牢的绑在社会中。中产阶级是社会最喜欢的人群,他们永远不会背叛社会。

相比之下中国的社会原始得多。不论是经济上还是精神上,仍然有很多人有更高的自给程度。

“都是自说自话,每个人都是孤岛”

来自《新京报》人物采访,语出学者贺卫方。与采访者讨论自媒体时代写作、发言的大众化,贺卫方说:“钱钟书先生曾说,学问大抵是三两位荒江野老相互切磋的东西;对于学者,或者想成为思想家的人来说,可能跟现实保持距离变得非常重要,你老沉浸在一个热闹的社会中,不断介入社会事务,使得理性、深入的思考——在不断领悟的基础上构建自己的思想世界——变得特别困难。久而久之,人人都在说话,好像在交流,其实人人都无心听别人怎么说,都是自说自话,每个人都是孤岛。”

新京报贺卫方采访

一点有趣的未证实数据

还有一组更令罗点点震惊的数字:1973年,以色列全国医生罢工一个月,耶路撒冷埋葬协会惊异地发现,该月,全国死亡人数下降了50%。1983年以色列医生再次罢工85天,全国的死亡人数再次下降50%!1976年,美国洛杉矶一些医生罢工,事后统计,全市医院病人死亡率下降18%,通过对17家医院的调查发现:罢工期间,每一家医院减少了60%的手术。一则世界卫生组织的报告称,全世界每天因为在医疗活动中发生的不幸,“医源性损害”有一万人之多,排在死亡原因的第三位!

幸福和有意义的活着

开车回家的时候,广播中在讨论happiness幸福和meaningfulness有意义。其中有人介绍了一项调查:受调查者在幸福和有意义中选择一个来形容自己的生活,然后提供一些能否反映他们性格和习惯的信息。对调查结果的分析表明认为自己生活幸福的人更多的是“taker”,索取者,而感觉自己生活有意义的人则通常是“giver”,给予者。

我觉得giver的生活并不是真正meanningful有意义。giver追求的只是一种特别的happiness,一种为了别人的happieness而happy的happiness。即便这可以算是meaningful,也只是meaningfulness的一种主观的特殊形式。我还有另一种不好的考虑:因为meaningfulness难于获得,giver索性彻底放弃了对其的追求,而通过give把责任推给了taker——giver假定taker的生活可以有真正的意义,以使得自己的生活显得有意义起来(想下中国文化下的很多父母亲)。

所以meaningfulness可能不在give这种关系中,还得别处努力才是。